<address id="xptb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ptbb"><listing id="xptbb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兩旺 降碳將重塑車企競爭格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天白云、椰樹搖曳。9月15-17日,第三屆世界新能源汽車大會在??谡匍_,大會多個論壇座無虛席,連后排和走道都站滿了參會人員。今年以來,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兩旺,行業景氣度持續高漲的情況,從現場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新能源汽車將進入一個市場滲透率持續提升的階段,更多要依靠市場驅動。在這一階段,特別要強調提升產業創新能力,構筑產業生態。”全國政協副主席萬鋼在會上定調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。他指出,未來5年,將是全球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加速期,也是實現新能源汽車完全市場化的攻堅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新階段,新能源汽車產業應如何發力?亟需理清思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高速發展階段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汽協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以來,新能源汽車市場滲透率已由年初的約6%提升到8月的17.8%。比亞迪、特斯拉、長城新能源等重點車企均實現了高速增長,蔚來、理想、小鵬、哪吒等新造車企業也在加速崛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成績來之不易。萬鋼回顧,2010年新能源汽車開始進入產業化,到目前已經歷多個發展階段:首先是新車市場滲透率“從0至1%”的時期,主要應用于公交和出租車領域,處于以政策為主體的市場化啟動階段;緊接著是滲透率“從1%增長至5%”的時期,進入以產業為主體的市場培育階段,私家車市場逐步開發;隨后是滲透率“從5%增長至10%”的時期,進入以多元化用戶為主體的市場化快速發展階段,財政補貼逐步退出,用戶需求成為牽引市場發展的主要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一般的新產品定義,市場滲透率達到10%以后,就意味著進入高速發展階段。國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長明指出,現在廣大消費者認可電動汽車是未來方向,國家一系列的助推政策也發揮了作用,但此時不能輕易認為市場已達預期,從而把扶持政策都給“撤”了,這很危險。新能源汽車行業發展仍需財稅、非財稅政策及輿論支持,唯如此,電動化轉型趨勢才能繼續順暢推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產業鏈需協力克服多項短板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政策驅動走向市場驅動,從小眾人群逐步觸達主流人群,新能源汽車產業全力拓進。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指出,新能源汽車產業自身還存在諸多短板,如整車成本依然偏高,安全可靠性、低溫適應性、使用便利性仍有待提升;動力電池回收利用渠道不夠暢通,電池便利性不足,以及面臨鋰鈷鎳等礦石資源保障和價格上漲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新能源汽車的核心,動力電池占整車成本的25-40%。中航鋰電董事長劉靜瑜指出:“今年公司建設產能預計達100GWh以上,這對于客戶的需求而言,缺口還非常大。”中航鋰電在電池高續航、長壽命、回收再利用、快充,以及全氣侯、全生命周期數字化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,目前第三代高電壓產品電池續航里程達800公里,明年還將推出4C(充放電電流比率)快充電池,通過高效集成系統實現電池安全不起火。由此可見,未來動力電池的高安全性、高可靠性、低成本都將得到有效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芯片短缺問題是當前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一大痛點。“芯片進口率高達90%,關鍵系統芯片全部被外企壟斷。”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總經理原誠寅坦言,芯片是一個強綁定的供應鏈體系,行業壁壘較高,一款芯片需2-3年完成車規認證并進入整車廠供應鏈,隨后將擁有長達5-10年的供貨期,“鏈條長,需要大家的恒心和毅力,認真做10年,才能形成完整的國產芯片產業體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獨行快、眾行遠。劉靜瑜指出,未來新能源汽車供應鏈一定要共創、共贏、共生和共存,相關合作伙伴應攜手開發技術,砍掉不增值的流程,把價值做到最大,以滿足市場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降碳將重塑車企競爭格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低碳化是本次大會熱議的焦點之一,也是新能源汽車產業行穩致遠的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日前發布的《中國汽車低碳行動計劃研究報告》首次將汽車使用環節和原材料、生產制造環節進行碳排放測算。2020年我國乘用車全產業鏈碳排放總量約為6.7億噸二氧化碳,其中74%的碳排放來自汽車使用環節,26%的碳排放來自上游產業鏈制造環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蔚來CEO李斌坦言:“從占比來說,使用環節的碳排放占汽車的絕大部分,但從更長期的角度來看,汽車生產制造環節的降碳任務更加艱巨。”碳中和目標的實現不是一家企業可以完成的,需要全產業鏈行動起來。車企處在上游原材料和下游用戶的中間位置,更應發揮主導作用。他呼吁,相關部門應推動產業達成共識,確定清晰的減排目標,同時形成合作聯盟,共同推動建立綠色產業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上汽總裁王曉秋看來,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要求也給產業發展帶來了機會。一方面,國家頒布了一系列碳減排措施,將加快推動低碳技術和新材料應用,這為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規模繼續領先全球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持;另一方面,在歐美一些國家征收碳關稅的背景下,減排降碳給汽車產業帶來新變量,將為車企重塑競爭格局提供機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實現低碳化,車企也有自己的思考。李斌介紹,蔚來新橋智能電動汽車產業園區建設的目標就是低碳和可持續,通過集約方式降低物流成本,園區內使用清潔能源,生產制造采用輕量化的鋁材,并致力于做到100%回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已有幾家頭部企業把低碳作為供應商的采購要求。”采埃孚電驅傳動技術事業部亞太區總裁陳臻向記者介紹,公司對下游客戶和上游供應商都引進了“脫碳對話”,助推行業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  熱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18女人水多毛多,超强媚药失禁喷潮av,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澡人人嗯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ptb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ptbb"><listing id="xptbb"></listing></sub>